不是沒有留意到冷暮的「小動作」,但礙於某個傢伙設計出來的沒腦遊戲他也只能上場。
  
  既然要上場呢───就要贏!雖然純體力活不是他擅長的,但還有一個體力過剩的傢伙在所以朔華一點都不操心。
  
  「你、你可別扯我後腿!」走到墊子前,不曉得是太緊張還是怎樣,藍龍竟然有些結巴,那模樣怎麼看都像是小孩子在打架前的虛張聲勢。
  
  朔華只是勾起一抹笑,湊近藍龍的耳旁不曉得說了什麼,下一秒只見藍龍像極了一隻炸毛的貓,「你、你……!」還算英俊的臉龐更是泛起了可疑的紅暈,看得一旁的斐攝忍不住挑眉,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腦筋不差的玉嵐一眼就看出斐攝之前說得好戲為何,「我還以為他只喜歡女人。」沒想到現在昇華到男人也可以的地步。
  
  「他是啊!只是朔華一開始是以女裝出現,藍龍那小子怎樣就是無法釋懷。」
  
  簡單講就是覺得自己在花叢那麼吃得開,卻踢到朔華這個男扮女裝的鐵板,自尊心受創直到現在都沒辦法平復就是。
  
  朔華的音量非常小,即使是聽力良好的冷暮也沒有捕捉得很清楚,天空藍的眸子隱隱地閃動了下,───不悅指數似乎攀升了些。
  
  一旁的天籟已經在內心替藍龍默哀了。
  
  「你可別讓我失望啊,藍龍。」朔華拍了拍藍龍的肩,光是眼神就能氣得藍龍牙癢癢的。
  
  朔華移動到軟墊上躺下,那舉動讓藍龍看得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你才是!」可惡……為什麼一見到這小子他就渾身不對勁?還有剛才的那番話到底是……
  
  ───啊!不想了!是男人先上再說!
  
  斐攝就算不用能力也能從藍龍生動的表情猜出藍龍的想法,樹海則是對藍龍彆扭的態度感到疑惑。
  
  「這小子是怎麼一回事?那表情比剛才的紮克還要讓人不舒服……
  
  「喂!我的表情哪裡有問題啊!」
  
  「我想那是在跟內心交戰吧,───就許多方面而言。」天籟若有所指的笑了笑。
  
  只能說男人的自尊有時後真是要不得啊,藍龍就是個最好的例子。
  
  俯身到朔華的上方,距離那張漂亮的臉龐愈近藍龍的心跳也呈等比的加快,朔華挑了挑眉,雙手環住藍龍的背,頓時讓藍龍的身子一僵。
  
  攀上來了……距離好近───該死!他到底在緊張個什麼啊!
  
  ───還有這傢伙明明是公的為什麼還長得那麼好看?身軀雖然不像女人一樣柔軟卻意外的彈性順手,睫毛也很長……那雙帶點冷淡的湛藍眼眸都會讓他想到故鄉的一種寶石───璀璨無比,啊、還真的有喉結……果然是男的───不、這傢伙本來就是男的!
  
  但那天的女裝實在是───
  
  「喂!看夠了沒?」朔華有點不耐煩的催促。
  
  一開始還對藍龍的反應感到有趣,但這小子看他看到入神就不是他的本意了,───另外那頭的視線很刺人啊……
  
  冷暮的醋勁他一點也不想領教第二次。
  
  還是快點滾完快點了事為上策。
  
  「怎麼?連跟我滾的勇氣也沒有嗎?」太了解藍龍的個性,挺釁十足的話語果真讓藍龍上勾了。
  
  「哼!你可別被我給甩出去了!」不服輸的抱住朔華,並同時忽略堪比打鼓的心跳聲,藍龍幾乎是豁出去了。
  
  「希望你的體力能比外表還要來得有用些。」
  
  「你……!」
  
  「準備好了?預備───開始!」
  
  沒給藍龍反駁的機會,留墜一聲令下計時開始,藍龍緊緊的抱住朔華奮力得往前滾,事實證明,朔華真的不是動體力活的料,第一個隆起處借著藍龍的甩力很快得便翻了上去,但到了第二個變成是朔華在下方時卻怎麼也翻不上去。
  
  ───相較之下之前斐攝和紮克的情況要好多了。
  
  「原來朔華那小子遇上這種體力活也是會吃鱉的……」紮克不知是感慨還是驕傲的自語。
  
  終於有一點可以贏過這小子了啊!像是找到了一口揚眉吐氣的地方,某大叔內心很是安慰。不然平常總是被比他小上一輪的少年給吃得死死的,他的面子都不曉得被擱到哪去了。
  
  「紮克大叔,小心你出去後被朔華給整得看不到屍體。」
  
  「啊哈哈……我想他現在也沒那個餘力注意到我們這裡吧。」說是這樣說還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你這傢伙不是男的嗎?怎麼一點力氣也沒有!」藍龍很不客氣的調侃。
  
  「光靠我用力有什麼用!你知不知道你這傢伙的體積很礙事?」看起來很簡單沒想到翻起來還真的挺耗費體力的……
  
  ───才滾沒幾圈他就覺得累了。
  
  朔華忽略了一點,這個遊戲不是單一方有力氣就能達成的───除非有一方力量壓倒性的大,就像冷暮那樣,否則光憑藍龍一個人只要換成了朔華是施力的那方,情況就會很不利。
  
  「嘖!你用手撐一下我甩過去!」藍龍抱住朔華的手稍微抬了些,將朔華的身子摟得更近,讓朔華的背與軟墊隔出一絲空隙,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麼距離的兩人此刻更是緊緊貼在一起,連彼此起伏的胸膛都能清晰的感覺到。
  
  朔華現在哪裡還顧慮得到這些,手肘撐著軟墊,腰一個用力同時藉著藍龍的力量終於翻了過去。
  
  一旁觀戰的冷暮瞧見藍龍將朔華攬向自己的舉動時,雖然臉部表情仍是沒什麼變化,但眼神已經淡淡地透出了一種冷冷的味道。
  
  ───不悅指數大幅攀升。
  
  天籟瞥了一眼冷暮,又看了看正在上頭賣力的兩人,收回視線時正巧和樹海對上,兩者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一個訊息……等上面的滾完這裡才有大事要發生。
  
  到了第三處隆起正巧是藍龍在下方,所以翻得很快,好不容易到達壓氣球的地方朔華已經覺得眼前的景象都在轉了,並在內心狠狠咒罵沒事搞這遊戲的留墜一番,───罵完了還是得滾回去,這遊戲可是靠計時的。
  
  朔華有些暈眩的抓過氣球,平常沒啥在動大腦的藍龍還是看得出朔華現在的臉色不是……或者該說非常不好。
  
  「喂……你還行吧?」
  
  沒有給藍龍回應,朔華只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冷冷吐出兩個字,然後把氣球捏緊了些,「別動。」
  
  朔華撐在藍龍身上,氣息紊亂加上有些散亂的髮,加上不同於以往的微怒嗓音,漂亮的寶藍眼眸瞇了起來,似乎是很不悅,這些景象竟然讓藍龍覺得眼前的男人比他在床上抱過得任何一名女人都還要令人心癢難耐。
  
  這、這小子的聲音為什麼會這麼、這麼性感───!?連跟女人上床都沒這麼被牽動過,這小子隨便一個喘息就讓他身軀泛起絲絲的顫慄……
  
  振作點啊藍龍!這樣不就正中這小子的下懷嗎───
  
  朔華哪裡聽得見藍龍的內心戲,一把將氣球塞進彼此的胸口中央,壓破,過程中由於朔華有一半是在發洩情緒的關係,力道沒有拿捏得很好,嘴唇稍微擦到了藍龍的面頰,頓時讓藍龍的血液沸騰到最高點。
  
  始作俑者倒是沒啥感覺,身子一側拉著藍龍滾了回去。
  
  「你、你你……
  
  「閉上嘴動你的腰!」
  
  「……
  
  藍龍腦中的某條神經幾乎被朔華這一句話給炸得四分五裂,可惜卻找不到半分時機停下已經開始的翻滾……
  
  
  
  
  TBC..
  
  
  ****
  不好意思預定的進度被我拖到現在OTZ
  然後我打這段打得好開心啊……
  果然整藍龍會讓人心情變好(
  不過某個大魔王可能會想拆了我就是(
  
  這段期間很感謝投票和送禮的親們ˇ
  
  感謝點閱ˇ
  
  2011/08/05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