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真的讓我打出來了XD
  哈哈!其實我覺得這遊戲很萌耶!
  可是我找不到他的正式名稱XD
  另外這篇背景是設定在藍龍還沒領便當的時候
  所以看見他別太驚訝(
  
  ****
  
  「我說……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朔華一臉像是看到了什麼麻煩至極的東西,旁邊的冷暮臉部雖然沒有太多情緒起伏,但一雙天藍色的眸子同樣透出相同的疑惑。
  
  不久前────或者該說剛才,他們莫名奇妙的被一直以來神出鬼沒的留墜給帶了過來,那傢伙出現的時候只丟了一句:「跟我來!給你們看樣好東西。」
  
  也不管他們的意願不曉得用了什麼能力將他們給「轉」了過來。
  
  果然開門者都是些自我的傢伙……留墜這傢伙更是榮登寶座。
  
  朔華瞥了一眼身前長方形的深藍色軟墊(不久前從留墜空間內掏出來的),軟墊大概有七公尺長,每隔一定的距離便有小山般的起伏設計,一共有三個隆起處,就材質看來很像運動時使用的軟墊,只是要是作為軟墊那些隆起處根本是妨礙的存在,打量了下,難得的朔華說不出眼前的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先撇開這東西的用處,他比較在意的是……對面那些傢伙又是來做什麼的?敘舊?看某人一臉恨不得將主事者剁了的模樣似乎不太像。
  
  軟墊的對面,站的是玉嵐等人,從玉嵐黑到不行的臉色看來想必是被留墜以非常手段給綁來的。
  
  這該怎麼說?同是天涯淪落人?────或者該說同是被瘋子看上的倒楣鬼比較貼切。
  
  「好啦!必要的傢伙都到齊了!畢竟這種東西要人多才有趣啊!」留墜笑得可燦爛了。
  
  「我可不記得我有說過要奉陪。」玉嵐同樣不曉得眼前這軟墊用處何在,他沒興趣也不想知道。
  
  和迪的棋局甫進入尾聲卻硬生生的被這綠眼男子給中斷,要不是雙方實力差距過大不然玉嵐當下早就讓留墜親身體驗武俠小說所謂的「換血重生」是怎麼一回事。
  
  迪則是聳聳肩,一臉無所謂。那局棋怎樣看都是玉嵐贏面大,中斷不中斷對他而言沒什麼差別,只是對玉嵐而言難得的樂趣被打斷多少會不悅。
  
  一邊的藍龍就更狼狽了,那衣衫不整的模樣加上一身濃郁香水味,不用說也知道來之前在哪裡做些什麼。
  
  斐攝運氣比藍龍要好些,還沒寬衣解帶就被抓了過來,看上去還算整齊。
  
  「我也沒興趣。」朔華幾乎要轉身走人,紮克和樹海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倒是天籟似乎是「看」見了之後的發展,一張漂亮的臉蛋有些扭曲,────根本是憋笑憋出來的。
  
  冷暮瞧見天籟的模樣難得多看了女孩一眼,再將視線移回朔華身上,連開口都不用朔華直接在冷暮的眼中瞧見了「感興趣」三個字。
  
  「你這傢伙……直接去問天籟看見什麼不是比較快?」那一臉就是想映證的模樣是怎樣?
  
  「我早就知道你們不會這麼簡單就提起興趣,所以為了避免你們提不起勁,這裡四周有我特別佈下的小東西,要是不參予的話是沒辦法出去的。」
  
  幾乎是在留墜說完的當下朔華就直接朝後方拋了一尾火龍過去,果不其然,火龍衝出去沒多遠就像竄入了濃稠的液體一般,有去無回,甚至可以說全部的能量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玉嵐和藍龍同樣也嘗試攻擊那道不明物體,一個是直接被擋下另一個的空間攻擊根本無效,甚至連點波紋都瞧不見。
  
  「能分析嗎?」
  
  冷暮點頭,「可以,但是我每分析一次結構就會改變。」
  
  很好,意思就是分析也沒用這樣,更別提要分解了。
  
  「再怎麼說我也是開門者,這點實力還是有的!」
  
  「敢情你的實力是用在這種地方?」玉嵐相當不屑。
  
  「哎呀~人偶爾也要玩個遊戲放鬆下嘛!」
  
  「我覺得狠狠揍你一頓能讓我更放鬆。」朔華皮笑肉不笑的答。
  
  「聽聽看遊戲規則再決定也不錯啊~我覺得這遊戲很能考驗默契耶!」
  
  這不是廢話?不玩他們也出不去哪裡有選擇的餘地?
  
  「我記得你們地球上不是有一句話……好像叫啊!『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都來了就別計較那麼多嘛!」
  
  朔華難得和玉嵐對視。
  
  他從來就不曉得原來他和玉嵐能這麼有共識,────掐死留墜。
  
  可惜現在的情況不允許,────這筆帳留到出去後再討。
  
  「說吧。」
  
  「首先,你們每個人先在這張紙上按一下。」留墜拿出一張米白色的牛皮紙,雙手攤開讓羊皮紙懸在半空,先是飄到朔華等人面前,讓他們一一按下,再來是玉嵐、迪、藍龍、斐攝,直到蒐集所有人的紙印後,羊毛紙自動捲了起來飛回留墜手中。
  
  「哎呀……多一個,那我自己也加入好了。」語畢留墜也在上頭按了下,接著朝眾人開始解釋遊戲規則。
  
  「畢竟這遊戲是要讓人放鬆神經的~所以沒有什麼難度,兩人一組,抱在一起從這裡滾到墊子的末端,再滾回來,時間最少的就算獲勝。」
  
  「另外為了避免你們用鑰石能力影響公平性,所以一旦開始所有能力都會暫時被抑制喔!」
  
  聽到這裡,不只是朔華和玉嵐,就連剩下的人都有想掐死留墜的衝動了。
  
  抱在一起?滾過去再滾回來?還要看時間?
  
  這哪門子的鬼遊戲────
  
  「那麼,分組的結果是這樣────」某人可不在乎那些燙人的視線,情緒可高漲了。
  
  望著攤開的羊皮紙,眾人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名單上清楚寫著「迪、樹海」、「朔華、藍龍」、「玉嵐、冷暮」、「斐攝、紮克」、「天籟、留墜」。
  
  「那麼,就請同組的站在一起吧!不接受棄權,另外遊戲總要有個勝負嘛!時間最長的那兩組就請他們委屈點在這待上一段時間了,冠軍的那組可以有權利選擇要帶誰走,那麼────我們開始吧?」
  
  
  
  這下朔華終於明白天籟憋笑的原因,同樣的────連滅了留墜的念頭都有了。
  
  
  TBC..
  
  
  
  ****
  我光想那些組合要抱在一起滾我就快笑死了
  結果到底是誰會贏咧?
  感覺光是要滾過去就多災多難了這樣..
  
  感謝點閱ˇ
  
  2011/05/09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