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朔華不愧是朔華,儘管體力活上沒什麼貢獻但藉著藍龍要加快速度也不是沒有辦法,───就和冷暮常拎著他跑一樣,將全身大半的重量掛在藍龍身上,輪到他在下方時再技巧些的使自己不會卡住就好。
  
  如此一來兩個傢伙回程速度遠比剛滾的速度要快上好幾倍,只是朔華也因此緊貼著藍龍就是,───愈緊愈方便滾嘛……
  
  每一次的翻滾藍龍都能感覺到懷中人呼吸的紊亂,儘管眼前的景象一直在翻轉也干擾不了視野中微微沁著薄汗的俊秀臉龐,也許是第一次瞧見朔華冷眼以外的表情,藍龍的胸口深深地被朔華的表情撼動著,就連自己臉頰攀升得溫度都能感覺得出來。
  
  活像個情竇初開的小毛頭一般。
  
  過程中有很多次,因為朔華藉由藍龍的力量翻過隆起處的關係彼此連下肢都交纏在一塊……某人的腎上腺素似乎有些分泌過多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起點,留墜的嗓音也跟著落下:「───22秒!」
  
  才22秒啊?看來一開始實在是耗太久了。
  
  「該死……真累……」朔華很沒形象的癱在軟墊前端,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深呼吸將氣息平穩後,用手指扒了扒亂糟糟的黑髮扯出一抹預料中的笑,笑得艷麗、笑得邪惡。
  
  朔華傾身湊到藍龍耳畔以眼神瞥了瞥藍龍身體的某個部位,涼涼的道:「本來速度還可以更快的,───可惜那東西礙事了點。」
  
  滿臉通紅又被氣到說不出話的藍龍只能死死的瞪著朔華歸隊的背影,喉嚨怎麼也擠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下意識的遮住某個部位並盡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起身快速的回到玉嵐那裡,還很沒尊嚴的躲到了斐攝的後方。
  
  只是藍龍的服裝實在是藏不住如此明顯的生理反應,除了將目光擺在朔華身上的紮克以外幾乎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看見了。
  
  「真可憐。」樹海憐憫的道。
  
  「不過這下總算讓藍龍認清了朔華的性別了。」天籟同樣很同情藍龍,───尤其她早在一開始就看到了朔華跟藍龍說得話。
  
  真是……和誰一組都好偏偏是藍龍跟朔華一組啊───只能說藍龍的籤運實在是太差了。
  
  「我怎麼覺得認清後比認清前還要糟啊?」
  
  冷暮看見朔華回來沒有說什麼,───照理講也不會表達些什麼,但朔華很明顯的能感覺到冷暮透過來的濃濃不滿。
  
  「要怪就怪辦這場遊戲的始作俑者,雖然最後滾得很認真還是拉不回來。」朔華聳了聳肩,體力活又不是他擅長的,能滾成這樣算是不錯了,───當然有大部分是歸功於激了藍龍的份上。
  
  由冷暮微微皺起的眉宇可以看出雖然對朔華這個解釋可以理解,卻不能接受朔華和藍龍靠得那麼近,───儘管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做出的最好決定,他還是覺得很不悅、非常的不悅。
  
  不悅到他在瞧見藍龍抱緊朔華的當下就想將人給分解的地步。
  
  朔華哪裡看不出冷暮的怒火,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安撫的道:「遊戲而已,不過我還真不想留在這鬼地方。」目前可是他最後啊!
  
  說是這樣說,朔華其實不怎麼擔心,畢竟冷暮的體能優勢要大得太多了,要煩惱的大概是最後要讓誰出去,───畢竟跟他一組的是玉嵐。
  
  天藍色的眼眸閃動了下,明白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暫時將這種擾人的情緒放到一旁,並上前準備。
  
  另外一頭的斐攝一臉不以為然的踢了踢藍龍的屁股,「怎麼?夾著尾巴跑回來了?這下子你相信朔華那小子是男的了吧?」
  
  「吵死了!我、我當然知道他是男的───!」讓他不能接受的是明明知道朔華是男的還對他有反應的自己!那小子根本打從一開始就是以整他為樂,那些話根本是故意讓他難堪───
  
  真是氣死他了啊啊啊───
  
  「至少有22秒啦!」難得的,對於像個小鬼一樣只差沒被欺負到哭出來的藍龍感到有趣,斐攝坐在藍龍彎起的背上半調子的安慰著。
  
  藍龍現在根本沒心情顧慮秒數,只想快點結束這該死的遊戲然後離開這裡,一張臉不知是被氣紅的還是被憋紅的。
  
  瞥了瞥藍龍又氣憤又困窘的表情一眼,斐攝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由著藍龍自我掙扎去了。
  
  ───那抹笑的涵義,只有斐攝本人才清楚。
  
  
  
  下一個翻滾的名單是玉嵐和冷暮,意外的兩個都沒有說什麼,畢竟一個是本來就不多話,另一個是根本不想對這愚蠢的遊戲浪費精力與口水,───快點滾完快點結束。
  
  玉嵐從冷暮的眼中瞧見了共識,就體格上還是他先躺上去比較好起步,這輩子從來沒被別的傢伙以這種方式壓在身上過,───玉嵐內心很是複雜,複雜規複雜,玉嵐也不會因為這樣就喊停。
  
  骨子裡的氣魄不容許他輸了這種可笑的遊戲。
  
  而換成了旁觀者的朔華,看見了冷暮壓到玉嵐身上時,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竄了出來,雖然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朔華知道他並不喜歡。
  
  遊戲而已……真虧自己能對冷暮講出那種話,也難怪冷暮會露出那種表情。
  
  ───真是失策。
  
  就算除去了鑰石能力,冷暮的體格與身體能力本來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所以冷暮幾乎是很輕鬆的抱著玉嵐在滾,壓完汽球再滾回來,整個過程絲毫不拖泥帶水,讓一旁的眾人是看得目瞪口呆。
  
  「……9秒。」留墜宣布出來的秒數幾乎是確定了奪冠的組合。
  
  創造出冷暮這個人種的不曉得是怎樣的傢伙?留墜頭一次對冷暮的基因興起了興趣,就連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像他一樣,滾得這麼臉不紅氣不喘還一臉面無表情的。
  
  真是無趣哪───
  
  「嘛!我自認為沒辦法滾得比你們還要快,所以我棄權!不過棄權就不列入計分了~所以扣掉我們這組最後一名那組要留下喔!」
  
  「還有棄權這回事啊!一開始的規則不是說不接受棄權嗎?」紮克傻眼。
  
  「運動家精神是套用不到這傢伙身上的。」朔華冷哼。
  
  「那麼冠軍的請決定要帶誰走吧!但是,只能挑一個喔!你們兩個商量看看是要帶誰走吧!至於這個空間在5個小時後就會自動將裡頭的人送回原本的地方,所以是沒什麼危險的。」
  
  幾乎是在聽到了留墜的條件後,朔華就知道了冷暮的下一步。
  
  冷暮看了看玉嵐,又瞥了一眼藍龍,淡淡的口吻似乎只將前者當作是物品一般:「帶走。」
  
  其實有沒有藍龍他都沒差,既然和他一組的傢伙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是那種表面假矜持的人,「那就這樣吧,回去了。」
  
  留墜開心的上下丟著羊皮紙的名單,彈指,玉嵐身後出現了可以容納他們穿過的大洞,洞的後方是他們來這裡之前的景色。
  
  至於冷暮則是走到朔華身旁,坐下,甚至閉目養神了起來,完全沒有想要離開的模樣。
  
  見狀留墜也沒有說什麼,反正這兩個在他的認知內都是同進同出的,對朔華而言剛好有個伴也是好事吧!
  
  「那麼,下次見!這場遊戲我看得很開心啊~期待你們之後的表情。」留墜笑嘻嘻的再度彈指,除了冷暮和朔華以外其他人全被留墜傳回了原本的地方,剩下的是留墜遺留在空中的嗓音,───所有參予這場遊戲的人都能聽見。
  
  玉嵐瞇了瞇眼,從留墜的話中聽出了絃外之音,一臉嫌惡的步回了休憩的居所,並在腦中思考下次見到這傢伙該用什麼方法將之轟走。
  
  「最好不見!真是折騰死人了───」紮克對著空中大罵,「那傢伙說5個小時候那兩人才會回來吧?這段時間我先去休息好了。」年紀一大把了實在是不適合這種精力活。
  
  樹海再度與天籟交換了眼神,兩者同樣的揚起了笑容,一個是紮根行光合作用去,另一個則是四處走走消磨一下時間。
  
  
  
  朔華將頭靠在冷暮的肩膀上,「還在生氣?」早就料到冷暮會留下來陪他,畢竟冷暮不可能讓他們待在這,免去和玉嵐交涉,最快的方法便是自己和他留下。
  
  冷暮閉上的眼眸緩緩睜了開,靜靜的望著朔華的眸。
  
  蒼藍的眸子自深處緩緩顯現了濃濃醋意。
  
  見狀,朔華只是摸了摸冷暮的頭,像在安撫憤怒的大型犬那般:「你不也抱了玉蘭?所以我們扯平。」
  
  聞言,冷暮忍不住挑眉。他哪裡聽不出這是朔華吃味的意思?儘管或多或少還是有些不悅,但原先積聚在內心的不滿因為朔華的一句話慢慢地化了開。
  
  不過是個遊戲,沒必要影響到他們。
  
  一把將人抱到懷中,───像是要把藍龍碰過的份也補回來一樣,冷暮摟得很緊、很牢,卻不會讓朔華感到難受,那力道飽含在乎、獨占,這點讓朔華輕輕地勾起了一抹笑,享受起冷暮有些孩子氣的懷抱。
  
  靠著冷暮的胸膛,朔華很喜歡自己因為冷暮的呼吸而起伏的感覺,很舒服、很令人眷戀。
  
  難得沒有人來打擾,這5個小時算是他賺到了。
  
  心情愉悅的往下蹭了蹭,朔華饒有興致的問了句:「───對了,玉嵐抱起來有比我舒服?」
  
  望著朔華的表情,冷暮沒有回答,───蠢得他懶得回答。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是默認喔?」朔華笑得可燦爛了。
  
  冷暮瞇起了眼,聰明如他當然知道這是朔華為了轉移他的怒氣的小動作,下一秒直接以肢體行動作為回應───用他的唇將那些沒營養的問題給堵了回去。
  
  悶悶的笑聲自朔華的喉嚨透了出來,雙手攀上了冷暮的後頸主動加深了這個吻。
  
  嘛……能透過這遊戲看見冷暮這麼可愛獨占的一面,也不賴。
  
  
  
  只是朔華這個想法在日後收到留墜不知用什麼方式送來的遊戲過程實錄的影像後,深深下定決心───下次見到留墜絕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轟了對方。
  
  ───玉嵐那邊的騷動程度也不亞於前者就是。
  
  
  
  
  Fin.
  
  
  ****
  翻滾很有愛XDD
  還有藍龍八成糗到想找洞鑽吧XDDD
  其實寫到藍龍躲到斐攝後方我整個就是想到炸毛的貓不甘心躲到主人身後的模樣= =
  最後還是讓小倆口小小恩愛了一下這樣
  於是我又要努力思考其他坑的後續了(你還敢講
  
  感謝點閱ˇ
  
  2011/08/12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