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蔓有慎....
  反感者請別往下拉謝謝XD
  
  情人節過了啊..是說這文根本沒情人節的氣息(
  
  ****
  
  「唔、唔……
  
  朔華整個人被捆離了地面,分支出來的藤蔓已經上達數十條,衣服下蜿蜒著許多藤蔓遊走的痕跡,被藤蔓液體沾溼的布料在移動間都能聽見溼黏的水聲,────身為男人最敏感的部位,也被其中一根藤蔓纏繞著。
  
  口中的異物儘管不是很深入也能喘得過氣,但還是很不好受,儘管嚐試咬斷,卻悲哀的發現這藤蔓的韌性比起蒟蒻要來得堅固太多,咬到他牙根都痠了也不見有裂開的跡象。
  
  鼻間瀰漫著植物特有的香味加上下身的刺激讓朔華的腦袋有些混亂,不知是唾液還是植物分泌的液體自朔華的嘴角流下,原本白皙的臉龐也逐漸泛起紅暈,────因為某部位被刺激而產生的快意。
  
  嘴部的藤蔓緩緩退了出來,溜到了側頸,讓朔華敏感的一顫,感覺到股溝上方緩緩溜進來的植物讓朔華很想放聲大叫────最後還是咬牙吞了回去。
  
  「嗯唔───!」混蛋────竟然連那種地方都進來了!
  
  開玩笑,這副模樣要是被瞧見他還有臉見人嗎?
  
  且從剛才到現在都還沒人救他看來天籟那個渾蛋八成睡死了!────樹海他根本不指望,樹木之間會有什麼傳遞?這對植物而言根本只是在補充養分────
  
  「哈、啊……可、惡…………
  
  被刺激的部位緩緩地硬了起來,儘管這是正常男性生物都會有的反應,但朔華的臉還是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內心不免有些羞恥,竟然會被植物給弄到有感覺。
  
  後方的藤蔓先是在周圍滑動,臀瓣間不停被來來回回摩擦的搔癢感讓朔華的背脊泛起絲絲顫慄,加上前方甘美的刺激幾乎讓朔華快壓抑不住嘴邊流洩的呻吟,腦子更是呈現一片白茫茫的狀態。
  
  「哼嗯…………」糟糕……伸進來了────
  
  ────到底為什麼他會採野菜採到被植物侵犯啊!
  
  藉著己身的優勢,滑溜的藤蔓很順利的探進了炙熱的內裡,加上藤蔓本就不是很粗幾乎沒有造成朔華什麼疼痛感,感覺到內部蠕動的藤蔓讓朔華忍不住夾緊雙腿,但因為纏繞的關係根本沒闔上多少,朔華雙腿呈現半開,腰部也被許多藤蔓給撐了起來,────整個就是被擺弄得相當適合「進食」。
  
  這棵植物似乎對這種事很擅長,非常了解人類哪裡最有感覺,且很有技巧的不會傷到他的「養分」,就好像已經藉由這樣的方法攝取不下千百次。
  
  是說植物不是只需要陽光、水和空氣嗎!幾時還需要人類的體液了!
  
  「啊、啊……怎麼、就是掙不、開……嗯啊……!」
  
  體內最有感覺的地方被頂到,毫無防備的朔華直接仰起頸部,湛藍的眼眸因為突來的刺激瞠得圓滾滾的,隨後瞇了起來,漂亮的藍眸漸漸迷濛,似乎是在忍耐著什麼,雙頰的色澤也艷麗了些。
  
  可惡……不要、不要再動了……
  
  前後的刺激讓朔華不停的喘息,下腹的甘疼感愈來愈強烈,幾乎快要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感官狂潮,下一秒身子一空,原先纏繞的在他身上的藤蔓瞬間化成灰燼……或者該說是分子比較恰當,因為衣服下並沒有沾了灰的黏膩感,接著落入了某人的懷抱。
  
  只是即將攀入頂峰又被硬生生截斷的感覺讓朔華難受的很想罵人。
  
  「哈、哈……你、你也太慢了……」緊捉著冷暮的衣服,朔華有些脫力的罵道,一身火熱的感受無處發洩,急促的喘息無不訴說著身軀的強烈渴望。
  
  這時候也管不著面不面子的問題,反正自己什麼模樣冷暮沒見過,攀上冷暮的脖頸將唇湊了上去,享受著冷暮吻,帶著鼻音的呼喚可以說是最動人的邀請:「冷暮……
  
  這次,換大手抵上了朔華的後腦。
  
  
  
  「嗯、嗯唔……
  
  承受著身下人強而用力的挺動,隨著律動發出的斷斷續續嗓音十分誘人,平常總是顯得冷淡的面容此時浮現了令冷暮眷戀的神情。
  
  淺淺的天空藍變得更為幽深,彷彿要將人吸入一般的色澤讓朔華的胸口忍不住躁動起來,原先貼在冷暮腹部上的物體漸漸加深了硬度。
  
  似乎是很滿意朔華的反應,冷暮輕輕的勾起了一抹笑,因激情滑落的汗水將冷暮的面容添了一股說不出的魅力,不給朔華開口反駁的時間,冷暮加快了臀部擺動的幅度,清晰的肉體拍打聲更是興奮了兩人的感官。
  
  「啊、啊…………
  
  劇烈的快意讓朔華反射性的想攏起雙腿,可惜中間有個強健的軀體,辦不到,想起了自己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內心就一把火在燒,但又不得不承認……其實那個藤蔓技巧很不錯,只是打死他也不可能對冷暮坦白他被一株植物給「摸」得很舒服。
  
  張嘴,用力的咬著冷暮的肩頭,似乎是想藉由這種行為表達不滿,只是這點痛楚對冷暮而言根本不痛不癢,趕到現場的他大概就將情況給推測得七七八八,也沒阻止朔華在他肩上繼續留齒痕,────只要他有那個餘裕咬的話。
  
  洞察力本就敏銳的冷暮怎可能放過朔華那一閃即逝的表情,察覺冷暮改變的眼神,還想說些什麼全被冷暮的動作給頂了回去。
  
  「等、────啊!……嗯嗯!」
  
  冷暮這傢伙……是嫌他被藤蔓折騰的不夠嗎?竟然對一棵植物吃醋!
  
  剩下的,只有朔華不成聲的呻吟,與兩人漸漸加重的喘息。
  
  
  
  激情過後,朔華攤在冷暮懷中,全身上下根本找不到半點氣力,高潮過後的餘韻還殘留著,氣息因為方才的情事仍有些紊亂,「我快要……被榨乾了……
  
  聞言冷暮只是挑眉,繼續手中替對方清潔身軀的動作。
  
  差不多擦拭完畢,冷暮另一手探至土壤,也不見周圍的植物有什麼變動,將手抽離後重新組出一套朔華的衣物替對方穿上────原本身上那套已經被冷暮分解掉了。
  
  「你把那東西分解掉了?」懶懶的掛在冷暮身上,朔華問。
  
  冷暮點點頭,大手在朔華的腰際來回按壓,替前者舒緩一些不適────因為有大部分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他沒有辦法忍受碰過朔華的生物存在著────能讓朔華有那種表情的,只能是他,也只會是他。
  
  看出了冷暮內心的想法,朔華忍俊,將頭靠在冷暮的懷中淡淡的道:「放心,你的技巧絕對比那棵植物好。」
  
  他喜歡冷暮眼中的獨占,────沒有在乎,哪裡會有獨占?
  
  這下子冷暮危險地瞇起了眸,大有不惜再次證明自己技巧的模樣。
  
  
  
  「你們終於回來啦?我魚都烤得差不多了────怎麼沒有菜?」紮克東看西瞧就是沒看見他遞給朔華的菜籃子,滿心期待的臉頓時佈滿疑惑。
  
  怎麼摘個野菜摘到籃子都不見了?
  
  「────今天吃葷。」拋給紮克燦爛到不行的笑容,朔華頭也不回的走進馬車,進去前還別有深意的瞅了剛睡醒的天籟一眼,看得天籟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欸?喔、喔……」望著一前一後走進馬車的兩人,紮克一頭霧水,「怎麼摘個菜回來變這樣?」
  
  他應該沒有做了惹朔華生氣的事啊?
  
  「大叔,偶爾吃葷也不錯。」用能力一探立刻就明白朔華發火的原因,天籟很識相的勸起紮克吃肉。
  
  這可不能怪她……她也不曉得這森林裡有那種奇怪的植物啊────儘管自己多用能力的確可以發現那棵植物「攝取」的畫面,但時間經過太久他們又停留不久,天籟也就沒看得那麼深。
  
  朔華剛才的眼神很明顯的自己之後有得受了,────當然,不只她一個,樹海的下場絕對比她好不到哪裡去。
  
  「別這樣看我……我發現的時候冷暮那傢伙已經趕過去了……」更何況樹木之間攝取養分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人類也要進食一樣,植物也需要養份啊!
  
  「哦?是嗎?那我滅了那些有害人類的植物也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吧?」
  
  「……我只是想跟你說朔華出來了。」
  
  「妳怎麼不早說啊!火、火啊────!會燒起來啊────!」他的水分在流失!流失了!
  
  感覺到不尋常的熱度樹海瞬間從幾十尺的高度縮成小樹,可惜右邊的枝葉已經焦了,嚇得樹海不停抖著葉片鬼叫:「你要燒也不是燒我啊───!」
  
  「哼!」手一揮,用風刃替樹海好好的「修剪」後,瞧見早就不知跑到哪的雷聖此刻從他們方才回來的方向,開開心心的捧著一大堆香菇野菜奔了回來。
  
  「朔華哥哥────你看看我摘了好多菜回來────!而且這些香菇都比一般的還要大耶!」某幾棵上頭甚至還透著非常漂亮的色澤,儼然攝取了相當上等的「養分」,各個亮麗飽滿。
  
  「……
  
  
  
  植物長得好,不是沒有道理的。
  
  
  
  Fin.
  
  
  ****
  糟糕我寫藤蔓寫得好開心哈哈哈(被火龍咬
  私心阿私心
  情人節嘛加上看了刊物就莫名的想看朔華被襲擊
  是說最後得到好處的好像是冷暮XDDDD
  還有其實我很想說冷暮就算分解還是組得回來的(
  
  是說這種放在日常……要是日常都這樣朔華會想拆了我吧(
  其實本來並沒有冷暮和朔華的工口部份
  後來想說情人節賀文還是給他打出來好了XDDD就當作大贈送吧(
  
  祝各位情人節快樂唷ˇ雖然晚了一天……
  
  感謝點閱ˇ
  
  
  2010/02/14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