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是情人節賀文XDDD
  
  咳..觸手(還藤蔓)慎入啊...
  
  ****
  
  某天,朔華一行人暫時在某座森林內稍作休憩,────相對鳥不生蛋的荒涼路線朔華很斷然決定了這個方向。
  
  一行人順著天籟的指示找到了有湖泊的地方,開始著手晚上需要用到的吃睡用品。
  
  紮克正幫著天籟搭生火用的火堆,先固地好基架,三兩下便搭好了柴堆,長年在外這點小事紮克很是得心應手,儘管只要向朔華喊一聲便會有火苗,可紮克卻選擇自己動手────他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就勞動朔華,連想都不用想也能預料到朔華聽見自己這要求的回應。
  
  「火苗?原來經驗老到的傭兵也淪落到生火需要向別人求助啊?嘖嘖……
  
  為了證明自己還是很有能力的────某大叔鑽木取火鑽得非常賣力。

  而雷聖那孩子早在剛才就溜得不見人影,反正有天籟這顆雷達在就算雷聖出了什麼事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朔華也就由得他去了。
  
  「朔華!你有沒有空?能不能幫我去森林摘些可食用的野菜回來?」正在準備晚餐食材的天籟朝一旁很明顯是閒閒沒事的朔華喊道。
  
  挑了挑眉,意外的朔華沒有刁難天籟,只是問:「這附近哪裡地點比較好?」
  
  冷暮都已經在撈晚上要用的魚了(湖畔已經疊了一座小山堆),熟背本草綱目的自己加上又在吉達飯館待過,摘點野菜也沒什麼。
  
  「嗯……繞過湖伯往東約十公尺,那裡的環境應該比較容易找到可食用的野菜。」
  
  這附近的雨量還挺充沛的,那裡的植物土壤的成分又比其他地方還要肥沃些,應該會比較好才對。
  
  而抓緊日落前的陽光正在進行光合作用的樹海,因為曬得太過舒服並沒有將同類一句奇怪的話給聽進耳裡。
  
  「水……最近的水源好少哪……
  
  
  
  拎著紮克丟給他的菜籃,掛在手腕上甩著甩著,大步朝天籟指示的方向前進。
  
  身為鑰石能力者,朔華並不擔心森林中殺出的野生動物是否會危害他的人身安全,────遇到了更好,可以替晚飯加菜。
  
  「嗯?這裡也有這個?」
  
  眼尖的發現其中一棵樹根處零落得長著幾朵翠綠色的野菇,以前在吉達飯館老爹曾用這種野菇做過料理,吃起來的口感和地球上的香菇很像,差別在於煮熟後外部的纖維會變得較為硬,內部則軟嫩多汁,是他挺喜歡的菜餚之一。
  
  這裡的野菇足足大了先前的兩倍,營養攝取得還真是豐富,這樣也好,晚上不怕不夠吃。
  
  繼續朝裡頭走,找了許多可食用的野菜後,朔華意外的發現這一帶的植物都比其他地方還要大上一些,明明是相同的野菜,外頭發現得卻要小上許多。
  
  果真是土壤肥沃度的差別嗎?
  
  沒太將這問題放在心上,見空籃也被塞得差不多滿的時候,朔華奇怪的發現某一處的草生長的方向似乎有別於其他的。
  
  一路走來,這裡的植物多數是偏右的方向生長,向光性的關係植物自然而然會調節適合的方向,但這一處的草卻是往左長,視野再過去,又恢復的朝右的方向,這點變化引起了朔華的關注。
  
  ────感覺很像是被更大的東西給遮去了陽光才不得不偏一樣。
  
  是什麼?
  
  忍不住好奇靠近觀察,盯了老半天卻也沒發現什麼不一樣的地方,除了有一部分裸露了一些土壤之外沒有發現其他特別的植物。
  
  很顯然問題是出在那截土壤,────搞不好有植物是長在土壤下遇到需要的時候才會竄上來因此讓擋了隔壁草的陽光也不一定。
  
  覺得自己的臆測未免有些好笑,轉身。自己也該回去了,他已經看見紮克大叔升起的煙了,自己出來也有一段時間,紮克那傢伙現在才將火升起來,技術實在是有夠令人佩服的。
  
  豈料,才跨出沒幾步,朔華只聽見腳下傳來一聲「噗滋」,似乎是踩破什麼東西擠壓出氣體的聲音,警覺性本就高的朔華連忙屏住氣習用能力將氣體吹散。
  
  即使反應已經相當快速,卻無可避免的吸入了一些。
  
  是有點甜甜的味道,很像是果實的氣味。
  
  ────他可不記得這裡有果樹。
  
  回首,腳踝立馬被某種物體纏繞,刷的一聲整個人就這樣被倒吊至半空,映入視野的是一珠大約半個冷暮高的紫色藤蔓植物,明明不是很高,藤蔓卻足以把朔華這個大男孩給吊離地面,力量大小可想一般。
  
  下意識就想燒了這不明物體,意念剛動,卻發現思緒有些渙散,就好像喝醉酒那般不太好使,即使如此仍足以燒了纏繞在腳踝的藤蔓,卻也讓自己一屁股跌在地面。
  
  八成是剛剛那個氣體的關係!讓他的腦神經傳導變得相當遲緩,就連集中注意力都有些困難,自己才吸了不到半口就有這種效力,要是全吸了去他早就變成這詭異植物的食物了。
  
  藤蔓纏繞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朔華落地的瞬間就伸了上來,本來還只是一條根莖的植物不知何時早已衍生出其他分支,爭先恐後地纏了上來。
  
  ────他媽的、這什麼鬼植物!竟然還黏黏滑滑的!
  
  ────而且摸起來還很像某種蒟蒻。
  
  不知何時周圍瀰漫了有別方才的味道,如果說方才不小心吸入的味道是像果實那般甜膩,現在的味道就像熟成的紅酒,儘管淡,卻令人心醉。
  
  某隻狐狸很不願意的發現……他沒辦法在這種狀態下使用鑰石能力。
  
  他的能力必須依靠腦袋,當腦袋傳遞有障礙的話────就只能乖乖被擺佈,論力氣他是標準的地球人,可不像冷暮可以空手扯斷大腿粗的木條。
  
  思緒亂轉的同時身上已經被五、六條約莫兩個指頭大的藤蔓給纏繞全身。
  
  其中有幾條甚至更粗,說也奇怪,那些藤蔓力量雖大,也只有一開始扯他的力道比較強勁,這些纏在身上的似乎沒有將他勒死的跡象,卻也讓他掙脫不開,別說扯了,那種滑溜溜的表面根本沒有摩擦力可言────倒是自己的衣服遭殃的差不多了,都濕濕滑滑的。
  
  天籟那傢伙不可能沒發現,怎麼到現在還不見有人來救他?
  
  還有樹海那傢伙不是植物嗎!知道這森林裡有這種奇怪的種類怎麼不會說一聲!
  
  一點也不覺得這種等待人來救的想法很要不得,────人不是完美的,身為鑰石能力者也是有需要同伴搭救的時候。
  
  只是,朔華小看了這棵奇怪植物的殺傷力。
  
  當他意識到那些植物自衣服下擺竄到胸前時,整張臉幾乎都白了,正打算開口呼救卻被急速竄進口中的藤蔓給堵了回去。
  
  ────該死的!這植物的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
  
  
  
  這時候的天籟因為等朔華等得太久,早早跑到一邊小睡了起來。反正採個野菜而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就算有相信以朔華的能力也可以輕鬆擺平,────搞不好今晚還有肉可以吃呢!因此根本沒那個機會發現自家夥伴的異樣。
  
  樹海則是因為太久沒恢復原本的模樣,乾脆就這樣放空腦袋享受陽光,聽著同類簡單的聲音進入昏昏欲睡的狀態,很自然的將樹木之間的話語當成搖籃曲。
  
  儘管對其中某個:「哎呀……好久沒有水分的滋潤了,好開心!」一瞬間閃過一絲疑惑,卻也沒放在心上。
  
  真是的……那樣講他還以為下雨了呢!唔……陽光好舒服啊……
  
  最先覺得不對勁的是幾乎快將這湖泊裡頭的魚給撈光的冷暮。
  
  ────朔華去的時間有點久。
  
  明白自家夥伴的個性雖然不是那種摘完就回來的,八成會看見稀奇的東西就上前研究,但這個時間也太久了。
  
  一般只需要一小時的時間,卻花了快兩倍的時間,就算是找到其他有用的草藥也該回來了。
  
  更別說,方才的空氣突然混入了奇怪的氣體,儘管吹到這裡已經很稀薄,但憑著敏銳的嗅覺冷暮還是分析得出那種氣體雖對他沒有什麼影響,但換作是朔華便會大大的阻礙神經傳遞能力。
  
  瞇起了細眸,最後消失在朔華離去方向的樹木掩映間。
  
  
  TBC..
  
  
  ****
  
  哈哈哈~我不厚道的停在這了XDDDD
  想看朔華被藤蔓綁嗎?想嗎?我很想(
  
  拿這種文當情人節賀文真糟糕(被踹
  是說那把斧頭好鋒利啊...(
  
  感謝點閱ˇ
  
  2010/02/13 Mor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