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正端著一鍋剛才季風和自己合力煮出來的熱湯,濃郁的香氣飄散在房屋四周,一踏入門不意外的瞧見朔華睡死在冷暮肩上,而且前者還很貼心的壓低身子為的就是讓朔華可以睡的安穩些。
  
  呵呵,小倆口感情真好,這麼賞心悅目的景象不多哪。「朔華還在睡?」
  
  冷暮將目光移到天籟臉上,下顎微微地向下點了點,而後一手輕柔的扥著朔華的後腦勺,另一手扶住朔華的肩毫不拖泥帶水的將人放到床上隨手帶上被子,自己則是從空間拉出一張精緻的躺椅坐在床旁,一邊玩著朔華很早以前塞給自己的九龍鎖,一邊等待人兒自然甦醒。
  
  天籟撅起豐潤的雙唇忍不住在內心嘟噥。什麼嘛看一下也不行,真小氣,冷暮的佔有慾真是強。
  
  當然,天籟沒那個膽子說出來,她還不想嘗試體內結構被人摸的一清二楚的恐怖感覺。
  
  冷暮斜了她一眼,如此精於分析人的自己哪裡會不曉得天籟的想法?連挑眉的力氣都不屑用,很輕蔑的哼了一聲。
  
  天籟尷尬的將視線撇開,他根本是在嘲笑自己嘛,可惡。
  
  「要喝嗎?」差點忘記自己進來的目的,稍稍將鍋子抬高。雖然她早料到冷暮會如何回答應該說冷暮很可能連回答都懶的回答。
  
  可是,不問就不會知道,與其自己在那裡胡亂猜測到不如直接詢問會比較快一些,她可不像朔華一樣和冷暮一點就通。
  
  「等他。」
  
  意思就是要等朔華起來再一起喝就是了,嘖嘖,真是個貼心的老公。「那等朔華醒來你們再出來找我們吧,一樣老地方。」
  
  這次冷暮連抬眼都沒抬一下,天籟知道冷暮有聽進去,俏皮的聳了聳肩走出門外。
  
  
  
  「說吧,你要我怎麼幫你?」雙手抱胸,靛藍的眸子直勾勾的望著男人。
  
  「我不知道。」真是簡短又有力。
  
  「是因為什麼都想不起來所以抓不到方向?」
  
  男子點頭。果然還是太強人所難一些,連一丁點線索都沒有就要別人幫自己找書,自己會不會太不要臉了?
  
  豈料,朔華像是孩子找到有趣的玩具似的眼眸裡的光芒異常的閃亮,鬥志出奇高昂。
  
  「真是有挑戰性的事哪」朔華的表情卻和說的話相差十萬八千里,興致勃勃的很。
  
  既然起因是想不起來,那讓他憶起來不就得了?這也是一個辦法。
  
  男子從朔華眼中看出他的目的,腦袋甚至轉的比朔華還要多圈。「我該怎麼做?」
  
  朔華是愈來愈欣賞這男人了,不同於一般人只會等待別人的幫忙什麼都不做,他非常的積極把握每一次的機會,還比自己設想到的更多。
  
  「你只需要思考我問你的問題就好。」想找回記憶從來就不是硬逼一個人去回想,而是一點一滴的藉由其他事物慢慢地滲入潛意識讓其明朗化。
  
  「你年紀多大?」據自己的觀測二十出左右吧?
  
  「年紀」朔華的問題有如拋磚引玉,男人朦朧不清的過去片片斷斷的湧入腦海卻怎麼也拼湊不起來,後來在某一個交錯掩映中捕捉到模糊的數字。「十九
  
  這傢伙竟然和自己同年齡。這下子更加證實這男人的確有可能和冷暮來自同一個星球。
  
  「名字呢?」
  
  男子這次異常快速的回答。「沒有。」兩個字如針一般狠狠地刺入空蕩的心房。
  
  朔華皺眉。「是想不起來、還是沒有記憶或是真的沒有?」
  
  銀灰的雙瞳不閃也不躲的凝視著朔華,滿是空洞。「真的沒有」連半點關聯都探究不出,真是可笑,根本是完全地不被重視以及忽略。
  
  那種心痛的感受不是常人可以明瞭的,但朔華不是常人,從小就看了無數的悲歡離合更能嚐到那種苦澀。
  
  「介意我幫你取一個嗎?」
  
  從古至今名字一直是象徵性的代表,它代表著自己的存在、代表著被他人尊重、代表著的自己的全部,短短的幾個字擁有魔力似的,可以給予人無限的鼓勵和真實感,說是綿綿不決的希冀也不為過,尤其是別人呼喊自己的名諱時,那種動人心弦的感動是無法言喻的。
  
  「你願意的話。」這少年竟是如此輕易的敲響自己內心不為人知的鍾,他到底是怎麼知道自己迄今最渴望的不是別人「發現」他,而是「認定」他?
  
  「嗯『白顥』如何?蠻符合你給人的感覺的,既不過分又難以抹滅,加上你全身上下都有著天然保護色。」朔華雖不喜歡主宰一切,但他到是不介意和人分享那種悸動,如此溫暖的悸動。
  
  男人聽的出後面那句是在揶揄自己,卻還是挒開嘴角一點都不吝嗇的給朔華開心的笑容。「謝謝你,我很喜歡這個名字。」
  
  白顥,白顥這就是他的名字,是完全屬於他自己的名字,而不再只是以『喂』或『你』這種冷漠的單音節稱呼自己。
  
  瞬間朔華有種冷暮對他笑的如此燦爛的錯覺,自己真是沒藥救了,竟然連作夢都可以將冷暮的身影投射在白顥身上,難怪有人說愛情是盲目的,朔華極度擔心自己會不會並列名為「冷暮中毒症」的頭一名患者,光想就令人發笑。
  
  「哪裡,我叫朔華,你呢?」
  
  男子將右手撫在胸前,銀灰不再猶疑,平板的嗓音夾帶著說不出的滿足。「我叫白顥,之後我會和你一起努力找出那本書的。」
  
  「就是這種氣魄。」朔華豪爽地往白顥結實的胸口一垂,兩人相視而笑。
  
  
  
  朔華渾然不知,在不久的將來自己為了他人著想而取的名字竟會成為打翻某人醋桶的罪魁禍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