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許隆起的被褥中,其中一處的被子動了動,一顆有著絲一般滑順黑髮的男孩一扭一扭的鑽了出來,大大的眸子裡有睡醒的朦朧很是可愛,在孩子右手方的銀髮男人撐起上半身,寵愛的摸了摸孩子的頭。「不睡了?」
  
  枒對於冷暮的問句呆愣了一下,隨即樣起好大的燦爛笑容,接著身子往前一撲,如願的在溫暖的胸膛中摩蹭起來,看著枒天真的舉動,冷暮不由得牽起一抹溫柔的笑。
  
  小小的腦袋瓜蹭了好一陣子後,轉向另外一邊,樺正安穩的在朔華懷裡熟睡著,如此安祥的景象是冷暮不曾想像過的,可看著自家戀人這般親暱的摟著樺心中有說不出所以然的感受,卻又不是厭惡。
  
  陌生的感覺使冷暮觸起細長的眉宇,倏地,一道嫩嫩軟軟的童音打斷了冷幕的思緒。
  
  「媽咪好漂亮」可見小傢伙對於自己的媽咪很感興趣,蔚藍的眸子閃爍著點點星光,相當的興奮,小身子微微坐起,又給了冷暮可愛的笑容。
  
  冷暮不以為然的挑起眉,心頭倒是挺贊同小傢伙的話。
  
  銀灰的眼眸滿溢著笑意,很有興趣的瞧著小傢伙接下來有何舉動,只見枒小小的屁股一挪,有些不穩的將雙手撐在樺和朔華兩人中間,精靈的眼眸好奇的打量起來,小小的臉蛋有著過分認真,如此俏皮的模樣又讓冷暮的心頭一暖。
  
  孩子,真的是很特別的生物,明明是那樣的嬌小,明明是那樣的純然,偏偏就是可以從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中找到自己所欠缺的要素,那份鮮明的溫暖悸動,總使自己不由得勾起笑容,再加上陪伴在自己身旁又是最在意的人,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另外一頭,天籟等人正在外頭烹煮食物,吃店家的食物吃到有些乏味,剛好身旁又有最佳野地掌廚人選───紮克,天籟二話不說的開始準備起晚餐,待弄到差不多時,轉向另外一頭看著和雷聖玩得不亦樂乎的樹海。
  
  「樹海,幫我叫朔華他們出來,可以吃飯了。」天籟一邊攪拌著鍋內香味四溢的食物,一邊朝樹海的方向喊到。
  
  樹海很簡單的應了聲,快步的移動至屋內,啪噠啪噠的奔向二樓,一開門就被眼前的光景給石化,接著爆出一句很沒有大腦的句子。
  
  「──人類男的跟男的也可以生孩子!?」怪了,在他的認知裡不是只有男的和女的才能嗎?不過說到朔華和冷暮這兩個傢伙,好像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樺因樹海的聲音悠悠轉醒,可並沒有立刻起身,反而是疑惑的望著將小身子撐在上頭的枒,非常擔心前者會不會有什麼閃失。
  
  看來他們家的大兒子靈感很準確。
  
  枒被樹海的怪叫給嚇著,專注的情緒被打斷的結果就是一片空白,小手一滑,身軀筆直的往朔華臉上壓過去,冷暮雖然想挽救,可為時已晚,欲拉人的手還停在半空中,只見朔華慢慢的起身,清澈幽藍的雙瞳發出陣陣凜人的殺意,明明是如此優美的五官卻讓樹海看了有想拔腿就跑的衝動。
  
  不知是湊巧還是枒的小腦袋轉的快,生嫩的嗓音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完全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小傢伙丟出一句。「媽咪──抱抱───
  
  白皙的小手在空中晃了晃,秀麗的臉蛋寫著滿心期待,奇蹟似的,環繞在朔華四周懾人的低氣壓慢慢散去,而後伸出修長的雙手輕輕的將人摟在懷裡,枒身上淡淡的清香更是將朔華的起床氣逐漸抹去,軟軟身子傳來的溫度讓朔華放寬了心,跟著微笑。
  
  「睡飽了?」
  
  「嗯!」大力的點了點腦袋,紅潤的小嘴開心的勾起弧度,撒嬌似的蹭了蹭朔華的胸前,白嫩的小手牢牢的捉住朔華的衣服,模樣煞是可愛。
  
  一旁的冷暮頭一次於內心興起佩服之意,這小東西竟那樣輕易的就將朔華的起床氣一掃而空,那可是自己都望塵莫及的程度。
  
  「樹海,我會好好記住的。」丟給樹海炫目的笑顏,可惜前者一點暖意也沒有,沁骨的寒意一點一點爬上背後,彷彿就要大難臨頭,不,他確實是要大難臨頭了誰知這只恐怖的狐狸會用什麼方式報復?希望他最後還能留住樹根哪
  
  給了樹海這樣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將目光停在枒身上,很是認真的勸導。「枒,以後不可以和那邊的哥哥一樣,懂嗎?」
  
  「懂───
  
  「還有,不要叫我媽咪。」
  
  小腦袋偏了偏,顯然的疑惑。「不是媽咪?那是什麼?」
  
  朔華在腦子裡頭兜了一圈,找到一個既不會彆扭又能和冷暮有同等地位的稱呼。「爸比。」
  
  枒點點頭,高興的喚著媽咪的新稱呼。「爸比──
  
  見小傢伙有些不安分的眼神,立刻知道小傢伙的想法,朔華雙手一鬆將人放開,小傢伙立刻撲向冷暮的懷抱,又叫了聲。「爹地──!」
  
  看來這孩子比較黏冷暮,嘖嘖,這也是遺傳的關係嗎──
  
  視線一轉,看向身旁的樺,後者的表情雖沒有明顯的變化,作媽───作爸比的就是知道樺心中其實有些慌張,因為自己的注視。
  
  哎呀哎呀,這孩子真是太能引起人欺負的慾望,雖然和冷暮有著同一張撲克臉,偏偏稚氣的臉龐就是多了分親合力,讓人不免想捉弄一下。
  
  「來,叫叫看?」靠近樺,磁性迷人的聲嗓帶著些許玩味。
  
  冷暮可以很清楚的瞥見倒心型的尾巴在某人後頭囂張的晃阿晃,怎麼朔華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放過?八成是因為很中意才更加愛捉弄吧
  
  「咦?呃──」看來他的家長很喜歡看自己困窘的反應,自己也不是有意如此的,可每當見到朔華漂亮深璲的眸子都會沒由得緊張起來,總讓他不曉得該如何應對,且在對方認定彼此是家人的關係後更是嚴重。
  
  「爸──
  
  兩大兩小早就遺忘門口人的存在,天籟因為樹海叫個人叫太久而親自過來探查情況,一踏入門就是非常沒有氣質的驚呼,打斷了樺原本將說出口的字句。
  
  「咿!這是怎樣?你們兩個出去偷生的?」一點鄰家大姊的形象也沒有,朔華直接給人一個白眼,解釋都懶的解釋。
  
  樺和冷暮懷中的枒很有默契的一同瞧了瞧天籟,從兩人嘴裡吐出來的話差點沒讓天籟吐血。
  
  「偷生?我們是爹地跟爸比偷偷生出來的?」枒可愛的眉頭糾結在一塊,望著哥哥希望對方能給自己答案。
  
  「不,我們是光明正大被生出來的,不能算是偷生。」樺一本正經的回起弟弟的問題,審慎思考的表情讓朔華也跟著仔細研究起來。
  
  「的確,你們是我們心甘情願下才誕生的,不是偷生。」語畢,朔華給了天籟一抹邪惡的笑容,壓根沒打算將話作個完整的解釋。
  
  更不用奢求冷暮會給自己什麼提示,他會開口天就要塌下來了,天籟深深的覺得,朔華肚子裡頭果真全部裝的是壞水,真是氣死人了。
  
  「爹地───」枒輕輕的扯著冷暮的衣領,軟嫩的聲線透露著主人的不耐。「我肚子餓──
  
  這樣一句話才徹底將天籟原本的目的給拉回腦海,反正早已習慣朔華的行徑,要是什麼事都得斤斤計較的話那她遲早會先氣血攻心而死。
  
  畢竟以後有的是時間,遲早會明白,不用急於一時。「我們就是要叫你們出來吃飯的,看來要叫紮克大叔多準備一些碗筷了,樹海!過來幫忙。」身子一轉,天籟走出門外開始準備盛裝器具,跟在後頭的樹海依舊是一頭霧水,怎麼也搞不懂那兩個小娃兒是怎樣蹦出來的。
  
  朔華摸了摸樺的頭,展出迷人而優雅的笑。「這次先欠著,吃飯要緊。」
  
  樺眨了眨眼,已經很認命的跟了出去,冷暮也自然而然的抱著懷中的小東西尾隨在後,只是這幅景象八成又要嚇掉不少人的雙眼。
  
  
  
  
  是啊,以後的日子,還長的很,不曉得這兩個孩子還有什麼驚人之處?真令人期待。
  
  
  
  
  -END-
  
  
  
  
  
  作者亂入:
  
  感覺好像沒啥重點(巴)
  請用力往某森的頭上巴下去吧QQ..
  
  反正是系列嘛....(遭踹)
  關於這兩個孩子森還有很多構想沒有寫出來
  這些只是個開頭而已,類似長篇的序XD
  未來還會陸續生的
  所以就先這樣過過癮吧(巴飛)
  
  感謝點閱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森實 的頭像
森實

WALATTE

森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